有种别宠我

有种别宠我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5:23:56

最新章节: “你……不是第一次来?”她刚才就想到了的,但看到父亲,便一时忘了这些。秦易风点头。所以,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,所以,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。脸上还挂着泪痕,她怔怔的望向他。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,“安心,两年前,现在该说,三年前了,三年前,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。”但这……也不能成为,

第一百一十一章 如果将死

安心,你知道吗?那女孩,是我姐姐,我同父异母的姐姐。

乔安心被这个消息砸得几乎晕眩。

那女孩是蒋明乐的姐姐?!

怎么会……

这么说来……

“那你们怎么会……”

反目成仇,落下过节。

后面的话她还没有说出,蒋明乐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一般,道:“没错,她就是我姐姐,蒋明真,是我同父异母的姐姐。我读初一的时候她来我们家的。”

乔安心愣在那里,太多的消息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消化,让蒋明乐与秦易风几个反目成仇的原因,让他们有过节的原因,是因为一个女孩子,一个已经去世的女孩子,而且那个女孩子,还是蒋明乐的姐姐……

分不清是哪个消息带给她的震撼更多一些。

在乔安心的怔愣里,蒋明乐继续道:“她也在我们学校读书,读初三,她对我很照顾,经常放学后我不回家,经常跟他们几个混一起,她不放心,一定要跟着我……后来,后来我们慢慢熟了,我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秦易风对她……对我姐姐有了不一样的感情,只知道等我发现的时候关系已经不一样了,都不一样了……再后来……”

说到这里,他顿住了,眸中压抑着的痛苦几乎要溢出来,但嘴角却做着上扬的动作,乔安心心惊了一瞬。

“蒋明乐,别说了……”她轻声道。

已经够了,她开始意识到自己有多残忍,那个叫蒋明真的人,得了那么多人的喜欢,对蒋明乐来说,肯定也是个极好极好的姐姐吧……

他们几人,不管是明着冲突还是暗里对她的警告,却都一致的,没有提过关于蒋明真的半个字,乔安心不再想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,那个女孩是因何而死,他们几个又为什么结了怨……

蒋明乐苦笑一声:“让你看笑话了,安心……”

“别这么说”乔安心摇摇头,“哪有无坚不摧的人,每个人都有不能触碰的角落。”

“谢谢你,但安心,有些话我现在必须要说……”他转过头望着她,“我想告诉你的是,我曾跟秦易风相处的时间不比你短,或许你会说那时候我们还小,但安心,你知道的,他那种人啊,骨子里的东西是永远不会变的,比如他的算计,比如他的精明,再比如……他的狠心。”

狠心……

这两个字落在乔安心的耳朵里,她只觉心里像被砸了一下,重重的,疼疼的。

联系着蒋明乐之前的话,联系着蒋明真的事,她突然不敢再想,不敢再想蒋明乐做出这个结论的经过……

“安心,我跟秦易风、苏景晨几个,与其说他们跟我有过节,不如说……事实上,我也怨着他们几个,尤其是,尤其是秦易风,毕竟严格说起来,当年我姐姐的死,他们都有或多或少的推波助澜……”

乔安心心跳停顿……

死这个字眼是多么沉重的一个字,这个字安在那个人身上……

看着她的惊诧和不敢置信,蒋明乐又苦笑一声:“安心,或许你了解那个人一部分,但……你了解的只是你看到的他,或许还有再深一点的东西,但安心,他跟你想象中的不一样……”“你……想说什么?”

“安心,他比你想象中的更不择手段。”

不择手段。

脑中蓦地闪过一道光,一个荒唐的念头在她脑中成形,她呼吸骤然急促,几乎是颤抖着的说:“蒋明乐,你……你的意思是……住院的事,其实是他……一手策划的……对吗?”

那人被她算计中药晕倒之后,或许一个小时后已经醒来,但他还在算计着什么,所以封锁了他已经好了的消息,或者是甚至没从医院出来……

想起他在那次记者见面会以及后来在方如云订婚宴上压迫性的气场,想起不管是媒体还是商界其他人对他的态度,他想要封锁一个消息或者制造一个假消息,可是说易如反掌,但……他真的会那样做吗?

即便是真的做了,他,又是为了什么……

蒋明乐看着她变换的神色,朝她点点头:“安心,就当我是小人之心,但我只能说,我不排除这种可能。”

“安心,我见过你从没见过的秦易风,我见过他的……另外一面。”

另外一面……

是指他曾不择手段的那一面吗?

是指……与蒋明真有关系的那一面吗……

她以为那人是骄傲的,他不屑于耍这种手段的,但蒋明乐却让她认识了另一个他……

“安心,你知道我为什么选择把蒋明真的事情说出来吗?”

“为什么?”

蒋明乐深深望着她:“因为我能感觉到,如果我只说那人的另一面而不说出这个事实,你是不会相信我的。安心,刚才你是不是打算要回夜城了。”

他用的陈述句,而不是问句。

乔安心愣住。

她……不可否认,她真的冒出个这个念头。

秦易风真的出事的话,她能想到的唯一原因就是那药……

而那药,是她亲自下的……她总不能……

她这么想着,也呢喃般的开口:“到底是我下的药……如果他出了事……”

“安心,如果不是你下的呢?你知道的,当初我如果再用点手段,就算不是陈紫君,我也可以想到办法让他中那药的。”他紧紧盯着她,“安心,如果不是你下的药,而他临时出了事,你会回去吗?”

乔安心张着嘴,却一句话都没有说出。

模样难看,她心里更是……难堪。

到了这个时候,她竟然还不能肯定坚决的说出,即便他出了事,她也不会回去的话。

但……

她终于摇摇头:“不,我不会回去,如果跟我无关,我就不会回去的。”

半晌,她终究做了决定说出了这话。蒋明乐却还是不肯放过她,他继续道:“那如果他死了,或者说他将死呢?”

乔安心瞳孔微缩,“将……死?”

仅仅是说出这个字,就几乎让她喘不上气,死啊……

似乎她从未把这个字跟那个人联系起来,他那么强大……他难道不是无坚不摧的吗,仅仅是他住院昏迷不醒的消息都几乎让她接受不了,就不要说是死……

她面色苍白如纸,语气颤抖道:“怎……怎么可能,他怎么可能会死。”

“是人都会有死的那天。”蒋明乐平静道,他目光也恢复平静,好似早已看透她其实是不想面对的事实。

乔安心在他的目光里无处遁形,如果那人真的出了那么严重的事,她……

“我可能……现在还做不到,”她缓缓低下了头,“如果他真的出了那么严重的事,我承认我现在恐怕还做不到继续往南走,我想,我还是会选择回去。”

半晌,她终于如此道。

她不想骗他,也不想骗自己。

蒋明乐闻言,并无多大惊讶,好似也早已知道了她会如此回答,他几乎没有什么情绪波动的继续道:“回去的话,你想做什么?你能做什么?安心,你有没有想过,如果你回去了,万一被一直追着我们的人抓到会是什么情况?”

他冷静的发问,她却无法冷静的思考回答。

是啊,回去能做什么?

她又能做到什么?

就算是现在,依旧有人在暗处盯着她,仗着蒋明乐她才能勉强逃得过,如果回了夜城就相当于自投罗网,再次被抓到……

一定就不是上次那么简单了,可……

她依旧是想回去。

如果他都要死了,她还不回去,至少现在,她一定做不到。

就算不能帮什么,就算担着极大的风险,但……至少都在夜城,至少,离他近些。

她张张嘴,却始终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,这些让她自己都觉得犯贱的想法她怎么有脸在蒋明乐面前说出,她微微垂着头,从蒋明乐的角度能看到她脸上尚未痊愈的伤疤,长长的头发挡住了她小部分的脸,他看不到她的表情,只能听到她低低的声音。

她说:“所以,蒋明乐,他……是不是真的出事了?”

蒋明乐不会无端这么问……

但他突然这么说,是不是代表着,那个人真的出了什么事?

在她看不到的地方,蒋明乐眼神闪烁了下。

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