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种别宠我

有种别宠我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5:23:56

最新章节: “你……不是第一次来?”她刚才就想到了的,但看到父亲,便一时忘了这些。秦易风点头。所以,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,所以,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。脸上还挂着泪痕,她怔怔的望向他。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,“安心,两年前,现在该说,三年前了,三年前,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。”但这……也不能成为,

第一百一十章 同父异母

“蒋……蒋明乐……”她开口,说出的话却是断断续续。

“嗯?怎么了?”蒋明乐望着她,目光带着疑惑。

乔安心紧紧捏着手里的手机,心里思绪翻腾,她……是在担心那人吗?不是已经决定了彻底离开的吗?为什么在看到他昏迷不醒的消息后,第一反应就是担心……

在蒋明乐的目光中,她缓缓开口:“蒋明乐,我……”

话未到一半,她便没能继续说下去,她该怎么开口,用怎么样的身份和语气?质问或是……一定会伤到蒋明乐吧……但她却做不到视而不见。

这么想着,她缓缓抬了手,将那部手机递给他,“我看到一个消息,你……你看一下。”

蒋明乐接过,眉目间还带着疑惑,他大开手机,界面还停留在乔安心刚才看新闻的那一页……

乔安心盯着蒋明乐,忍不住注意着他每一个表情的变化……

蒋明乐却仅仅是皱了下眉,然后便是惊愕,仿若是第一次知道这个消息一般。

“你……”乔安心哑着嗓子开口,想问他是不是也不知道这个消息。

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,几乎立刻的,蒋明乐道:“安心,我知道你在怀疑我,但我确实不知道这个消息。”

“给你的药没有问题,是我非常信任的朋友给我的,并且也不是第一次用,事实上,在给你之前,我反复确认过无误才敢给你,不然,万一出了问题,药是你下的,肯定会查到你头上,你觉得我会那样害你吗?”

他眼神真挚带着焦急,想到他一路的帮扶,乔安心不由摇摇头,蒋明乐他,没道理害自己,况且,她本就是愿意相信他的,但……

“那到底是怎么回事……”她声音低低的,复杂的情绪几乎溢于言表,“他身体一向没什么问题,秦家的检查那么全面,他……他是没问题的……他分明是吃了那药才出的问题,蒋明乐,不是我不信你,只是他出事的时间太巧……我,我真的想不到其他原因了。”

狭小沉闷的车里,她说着,语气无端让人心疼。

蒋明乐望着她,神色复杂,半晌,似是下了极大的决心般,道:“安心,你了解秦易风多少?”

乔安心一顿,“什么意思?”

他眼神沉了沉,“你、如果十分是满分,你觉得了解他几分?”

乔安心抿抿唇,“六七分。”

她惯常缺乏安全感,说出的话也通常是最保守的,嘴里说着是六七分,恐怕她真正觉得自己对那人的了解是七八分了……

蒋明乐轻轻叹了口气:“安心,我却觉得,你了解他,不过三四分。”

乔安心忍不住皱了眉,她与那人相处两年有余,在第一年里,他们甚至是朝夕相处的,虽然各自有自己的工作,但他几乎从不在外应酬,即便应酬也从不在外过夜,偶尔回来晚了,在书房处理事情的时候也会让乔安心送咖啡过去……

那一年里,甚至再后来的那一年里,乔安心从未见过他与其他女人相处超过她……

她自诩与他相处时间长,自觉研究透了他的喜好,那时候惯会的技能便是察言观色,他说出一句话,她几乎立刻就能揣摩到他的意思,他微妙的表情的变化她都掌握在手中,她能做出最合他口味的饭菜,能说出在得他满意的话,那时,她自以为已经很了解他……

后来,后来他们之间出了事,至今她也想不清楚一年前为什么会发生那种事,只是隐隐知道她似乎无意间触犯了他的哪个禁忌……

自那以后,他们之间关系就变了,她无法释怀他以那样的方式羞辱自己的感情,即便是放不下他,却也自欺欺人的告诉自己他们之间永远也不可能。

有人说,谎言说着说着就会成了真,坚强装着装着也就真的坚强了起来,而她,强迫自己不再幻想得久了,就也真的不再幻想。

长痛不如短痛,她决定要离开他,终于他们五年的契约缩短到了两年,不久前的那个晚上,她从枫泊居搬出来,他们的纠缠,却阴差阳错的继续……

她越发觉得自己看不懂他。

他,似乎越来越多她看不懂的表情,那双墨色的眼眸里,总是沉沉如海,平静之下似乎掩着滔天的巨浪,不知何时铺天盖地而来。

她隐隐有些怕他,了,但依旧自负的以为就算没有八分的了解了,六分也是还在的,但如今蒋明乐话一出口,她语塞了一瞬,随即道:“所以,你是不是决定要告诉我什么事情?”

蒋明乐与秦易风几人之间有过节,是在多年前了,这件事乔安心从苏景晨那里听到过,秦易风虽未明说,但也能看出一二,而蒋明乐,从一开始也没瞒着她,但具体是因为什么事,他们却只字未提。

但现在,乔安心隐约察觉到,蒋明乐似乎要告诉她了。

他说她不了解秦易风,那么,他是不是要告诉她那些关于她不了解的秦易风了。

她手指更加收紧,望着蒋明乐的目光里,忐忑着。

蒋明乐身子微微前倾,越发凑近了她,声音压得低低的,开口道:“我跟秦易风、苏景晨,还有任牧之几个,是从小认识。”

话一出口,乔安心就猛地瞪大了眼睛,她想过他们早就认识,但没想到几人竟是自小就认识,那么又是为什么……

蒋明乐眼神飘向窗外,目光悠悠,像是陷入了回忆里一般,连声音都缥缈起来,他缓缓的说着……

“那时候他们几家关系走得近,我家离得远些,但都在夜城同一所学校读书,从幼儿园到小学,再到初中,我们几个关系都很铁,甚至一度动用了些关系调到一个班里。他从小就不一样……”

乔安心知道,他嘴里的他是指秦易风,从蒋明乐嘴里提起秦易风年少时她所不知的事,与乔安心来说,总有种新奇又忐忑的感觉,她稳了情绪,听他继续灬下去。

“有些人天生就是领导者,说的大概就是秦易风这种。那时候我们虽然年纪都不大,但基本都以他为中心,他很自然的成了我们小团体的中心,但后来,另一个人的出现,打破了我们的平衡。”

他微微顿了下,眉心皱起,脸上明显的一股痛苦的神色。

“蒋明乐……”乔安心轻声道,她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,只是察觉到他即将要说的话不光关乎于她了解秦易风,更可能是他不想提起的痛苦的回忆,有那么一瞬间,乔安心觉得自己很残忍,因着她的怀疑和私心,他就要剖开深埋的伤口……

蒋明乐微微歪头,朝她笑了下:“没事,听我继续说。”

乔安心张张嘴,最终还是点了点头。

“那人比我们年纪大一些,长得很出色,也很聪明,你知道的,男孩小时候喜欢跟着比自己大的孩子一起玩,少年时候尤其喜欢聪明甚至比自己还厉害的人……”

乔安心望向他的脸,与之前神色不同的,他的脸上除了痛苦之外的,多了一种类似甜蜜的东西,乔安心一愣,到底是怎样的人,能让蒋明乐露出这种神色……

“从开始的排斥,到后来的接受,再到渐生好感……渐渐的,我们几人的关系发生了变化。”

“那人……是个女孩子吧……”

听到这里,乔安心仿佛明白了什么。

蒋明乐看着她,并没有否认,他点点头:“她是个很特别的女孩子,这么多年里,有很长的一段时间我依旧觉得她是我见过的女生里最睿智最特别的,她特别爱笑,敢爱敢恨的性子……”

乔安心在他的描述里想象着那个女孩的模样……

原来在他们几个共同的回忆里,存在那么一个女孩子……

心里似乎多了些比这个消息分量更重些的东西,压得她闷闷的,她继续道:“那后来呢?”

蒋明乐笑了下:“你一定觉得是青春戏里最常有的,我们几人同时喜欢了她,然后明争暗斗最后反目成仇的戏码对吗?”

乔安心没说话,但神色已经出卖了她的真实想法,她……确实是那么想的。

大多数关于青春的戏码不都是这样的吗?

蒋明乐摇摇头:“不是……后来,那个女孩,她死了。”

乔安心蓦地一惊,怎么都没想到这个故事不是生离,竟是死别……

她张张嘴,却不知说什么才合适。

蒋明乐摆摆手:“没关系,不用觉得抱歉或是什么,这么多年我早就接受了这个事实,况且,我迟早也要告诉你……”

“安心,你知道吗?那女孩,是我姐姐。我同父异母的姐姐。”

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