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种别宠我

有种别宠我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5:23:56

最新章节: “你……不是第一次来?”她刚才就想到了的,但看到父亲,便一时忘了这些。秦易风点头。所以,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,所以,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。脸上还挂着泪痕,她怔怔的望向他。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,“安心,两年前,现在该说,三年前了,三年前,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。”但这……也不能成为,

第一百零九章 变之又变

车子停下的地方,很荒凉。冬夜又是这种天气,更是格外冷,乔安心裹紧了身上的衣服,蒋明乐拉着她一只胳膊朝与车子相反的方向走着。

他不说,她也不问,两人这么静默着走了一段时间,终于面前又见到一辆车的时候,乔安心才松下心来,蒋明乐显然也小小松了口气。

“安心,我们上这辆车。”

乔安心点点头,跟着他上了这辆小型的客车。

车上除了司机,还有几个乘客,已经睡着了的模样,蒋明乐先进去,然后让乔安心坐在边上,自己用身子挡住另外的那些人。

坐好后,司机发动车子,冬夜里,这辆车缓缓朝着另一个方向驶去。

乔安心这才小声道:“蒋明乐,为什么这是相反的方向?我们要去哪?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

他不是说要到目的地的前一站下车的吗?按照时间来算,现在应该是更前面的那一站,也就是说是倒数第三站。

“那话是说给车上的人听的,放心,我们这辆车也能到南城,不过是绕到小路去走。”

说给车上的人听的?

乔安心愣了下,“你是说,你知道是谁了?”

蒋明乐点点头:“虽然不是百分百,不过也差不多了。”

“是谁?”乔安心想了一圈,脑中过滤着,最终却也没有确定下来。

“是司机。”蒋明乐缓缓开口。

“司机?!”乔安心抬手捂住嘴巴,生怕自己不小心控制不住自己的惊讶……

她想了那么多,却怎么都没想到司机身上,现在想来,司机带着一顶帽子,到现在想起他的脸也很模糊……

蒋明乐点头:“我在他那里发现了监视器的画面,说明我们周围藏着隐藏的摄像头,只有司机最有可能动手脚。”

“你早就发现了?为什么不早下车?”乔安心不解。

“如果更提前一些他们肯定会发现端倪,往最坏里想,他们或许已经安排好替换的人,但现在正是警惕性最低的时候,况且这个时候司机肯定不可能弃车跟踪我们。”蒋明乐轻声解释着。

乔安心听完后,身上一个激灵,她不由裹紧了身上的衣服,只觉一阵后怕,对方到底是做了怎样的布置,又是存了怎样的心思,才能做到这样大张旗鼓……

“别担心,”蒋明乐抬手在她肩膀拍了拍,轻声道,“这车是我找南城的朋友直接联系的,只要进了南城我就有把握彻底甩掉他们。”

可能是因为神经再次紧绷起来太过紧张的缘故,在他说到甩掉他们的时候,乔安心竟从他眼里看到了一抹狠厉……

她眯眯眼,再看过去时,蒋明乐的眼里重新变回温温的了,她暗想自己太疑神疑鬼了。

“我们大概多久能到?”乔安心道。

“不出意外的话,今天下午三四点差不多能到,这车环境差了些,委屈你了。”他眼里带了歉意。

乔安心忙摇头:“不是,委屈什么,要不是你我恐怕连夜城都出不去。本来就是我该谢谢你的……”

“停,打住,”蒋明乐做出个求饶的姿势,“这样吧,我不说抱歉的话,你也不许说道谢的话,怎么样?”

“好!”乔安心笑道。

她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,是凌晨两点多,看着蒋明乐眼底的黑眼圈,便让蒋明乐先睡下,蒋明乐见她神色清明也就没有推辞眯起眼睛。

外面不说树就是田地,很是荒凉,手机信号也是时有时无,她索性关了手机,靠在车窗上朝外边看着……

环境很枯燥,但想到蒋明乐说的,他们今天就可以到南城,她又升起了无数动力,只要到了南城,就是个新的开始,她会保护母亲,也会保护好自己。

至于秦易风……

脑海中闪现这个名字的时候,她竟觉得瞬间的陌生。

那个人啊,已经订了婚,恐怕很快就会结婚生子了吧……

她不由攥紧了手指,所以这次追着她不放的,也是安家的人吗?

她躲得远远的也不行吗?为什么要追着不放?

乔安心忍不住皱了眉,看着外面,一时走了神。车子经过一个镇子的时候,停了下来,车上下去几个人,乔安心本不甚在意,但当车子重新开起来,她想看一下时间的时候,却怎么都找不大自己的手机了……

分明是放在口袋里的……

但口袋里没有,她又翻了包里,没有,座位上、地上,都没有……

这一番动作惊醒了睡着的蒋明乐,他看着乔安心越发苍白的脸色,忙问:“怎么了安心?出什么事了?”

“手机……我手机不见了……”她望着他,面色苍白如纸,身子包裹在宽松的羽绒服里,越发显得羸弱。

蒋明乐软了神色:“仔细找找,你刚才放哪了?”

乔安心摇头:“没有,我都找过了,刚才我放在口袋里来着,但现在不光口袋里,车上所有可能的地方都没有,刚才下车了一拨人……”

说到这里,她脸色苍白得更厉害,“会不会刚才那拨人……”

有人偷走了手机?

像是回应她的话似的,前边的司机开了口:“你俩丢东西了?做这种车还敢睡?不过刚才那伙人手脚可不干净,据说他们那镇子上可乱了呢。”

蒋明乐皱了眉:“师傅你怎么不提醒我们下?”

“提醒?”司机声音拔高了些,“我咋提醒,我要是提醒了人家下次还做我的车吗?再说我就是个开车的,之前就说了自己保管好自己的东西……”

说到最后他还冒了句脏话,蒋明乐脸色不好,乔安心忙扯住他的袖子,摇摇头:“别……”

车子已经开出去一段距离,手机找不回来已成既定事实,这个时候跟司机起冲突并不是明智之举,乔安心朝外面看了一样,荒郊野外……

蒋明乐显然也想到这点,他很快调整神色,对乔安心道:“一到南城就补号码,只要号码补回来基本没什么大问题,你的银行卡绑定了手机号的,锁定一下吧。”

乔安心摇摇头说不用,她的钱早就转到了一张卡上,那张卡是她很久之前办的,手机号用的是以前的,她担心的不是这些……

脑中不由想起蒋明乐去扔手机时她收到的那条短信……

对方,还会给她发送消息吗?

蒋明乐见她脸色苍白的模样,一直耐心的开解她,乔安心更加说不出收到那条短信的事……

她只能强撑着笑表示没事。

被这事一闹,两人也再无睡意,看下时间,已经是早上七点多,还有**个小时就到了,路上蒋明乐怕乔安心无聊,就把自己的手机给她解闷,乔安心虽然心情不佳,但干等着的感觉也是煎熬,她便拿过手机随意摆弄。

可能是这手机质量好,也可能是经过的地方稍繁华了些,手机能联网了,这几天,乔安心刻意似的,没有关注一点关于夜城的新闻,她知道自己在逃避什么,无非是怕看到那人的消息……

为此,所有有可能看到新闻热点的应用,她全都没打开过。

但现在,在即将到达南城的时候,在这个偏僻的南国小镇边上,她突然有了个冲动,她打开搜索软件,只打了夜城两个字,蹦出来的第一条消息就让她愣在了那里……

夜城巨头风华集团总裁订婚宴上突然昏倒,目前病情尚未对外透露。

冷面总裁终动凡心,却终究因隐疾倒下?

一连串这个消息,再往下是图片……

图片上那个男人脸色隐忍,隐隐能看到额头的冷汗,似在忍受极大的痛苦,上面是一行字“此处可看出在交换戒指之前秦总已经有病发征兆了”……  △△,

看到病发这两个字,她呼吸急促,没由来的对编辑这个的人产生一股嫌恶,他才没病……秦易风他,身体怎么可能有问题。

她知道他晕倒的原因是因为那包粉末,她给他下在水里的,让人昏迷的东西。

这消息,应该是几天前的了。

乔安心又换了几个字,想搜索下最新的消息,但最新的消息却都是……都是秦易风尚未出院,媒体各方纷纷猜测的各自消息……

“安心,玩什么呢这么用心,叫你也听不见了……”蒋明乐笑道,边说边朝她靠过来。

乔安心啪地一下把手机反过来放在腿上,瞪大眼睛望着他……

他不是说……说那药没有问题,只会让他昏迷一个小时吗?

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