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种别宠我

有种别宠我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5:23:56

最新章节: “你……不是第一次来?”她刚才就想到了的,但看到父亲,便一时忘了这些。秦易风点头。所以,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,所以,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。脸上还挂着泪痕,她怔怔的望向他。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,“安心,两年前,现在该说,三年前了,三年前,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。”但这……也不能成为,

第一百零八章 瞬息万变

“蒋明乐,我……我也要跟你坦白一件事。”乔安心望着他,终于说道。

“什么事?”他神色并不复杂,不像她,总是藏了太多心思,所以总是杂乱。

她缓缓掏出口袋里还在震动着的手机,递到蒋明乐面前。

蒋明乐看看她,再看看手机,露出不明就里的神色。

“这手机,是……是那女孩,苏冉给我的。”她缓缓开口,手机的震动恰在此时结束。

“这不是你的手机吗?”

乔安心深吸一口气,摇头:“没,我自己的手机在车上,在我包里,这是……苏冉给我的,她说……”

“她说什么?”蒋明乐神色也多了几分严肃,开始意识到事情似乎没有他想象中那么简单。

“她说你在骗我,”乔安心抬眼望着他,“我的手机被人动过手脚,拦截了大部分的来电和短信,她说是你做的。”

“而这个手机,跟我的手机一模一样,是苏冉给我的,她说有人找到她,给她一笔钱,让她跟我说一些话,并且把这手机留给我。”

话,终于说完。

风中又开始飘雪,打在裸露着的皮肤上凉凉的。

心里像是松了一口气,她终于还是做了选择,内心里,她还是愿意相信蒋明乐的,余光里是她粉色的羽绒服,乔安心想到周燃燃,如果当初自己也选择实话实说没有那么多自以为是的顾忌,是不是现在她跟周燃燃还会是好友?

她总是自以为是的怕太多,总是说着自以为是的善意谎言,这一次……她不想再重蹈覆辙,如果蒋明乐现在转身就走,如果最终他也放弃了她,那么至少,她也不想是因为谎言和欺骗了。

风雪中,她像是等待审判的罪子。

蒋明乐突然抬起手……

乔安心下意识闭了眼……

近几个月来,她挨过不少的巴掌,但唯有这一次,不管怎样,她不会反抗。

但那手,最终却只是落在她的发顶,在她头上轻轻抚了两下。

“安心,我还以为是什么了不得的事,你这幅表情,不会以为我要打你吧?”

他语气轻轻的传来,还带了几分笑意。

乔安心蓦地睁开眼睛,“可是我……”

我怀疑你了啊……

“我知道你怀疑我了,”他接过她的话,眼神认真,“可是那是因为我对你有所隐瞒在先,如果我早早跟你说清楚了,想必你也会在那女孩有异常的时候就跟我说了,安心,仔细想想,你怀疑我的理由难道就没有一点是因为我隐瞒的那些吗?”

她……确实因为他不同寻常的路子而有过疑虑。

见她的样子,蒋明乐笑意更大:“好了,不要想那么多,如果你再想太多才正中对方下怀呢。手机你收起来,只要你信我,手机里再出现什么东西我都不在意。”

“蒋明乐……”

乔安心怎么都没想到,对方会在这个时候,非但一点不怪她,甚至还如此相信她……

愧疚、感动、轻松,各种情绪纷至沓来,乔安心眼里雾蒙蒙一片,蒋明乐伸手,擦了擦她脸上雪融化后的水渍,“你这伤最好不要见水,走吧,回车里再说。”

乔安心点点头,再次回到车里,人并不算多,虽然外边天很冷,还有风雪,但坐久了终归是不舒服的,好多人选择去外面走走,两人坐在座位上。

乔安心将那女孩跟她说过的,包括手机和那两条短信的内容都告诉了蒋明乐,蒋明乐听后,立马掏出手机联系了南城那边的医院,医院那边表示陈凤兰并无异常,治疗计划也在最后完善中,乔安心听了这才暂时放下心来,这说明至少目前,母亲还是安全的,但以后呢……

“苏冉被接走了,肯定是早就预谋的,但我纳闷的是,对方既然知道我们的行踪,为什么不直接出现抓我回去?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?还有我妈……他那封短信是什么意思,是拿我妈在威胁我吗……”说着说着,她心里的不安和焦急在扩大。

“不用担心。”蒋明乐道,“阿姨那边我会安排人,一定护她周全。至于对方的目的,我猜可能没我们想的那么简单,我们选择兵分两路,对方很可能也是广做准备的,暂时不确定对方的目的到底是什么,安心,这段时间你一定要跟我保持形影不离,苏冉的事就是给我们的一个警醒,对方比我们想象中更难对付。”

乔安心点点头,下意识的,她一直用对方称呼那个一直在追踪他们的人,下意识的,她不想说是秦易风,因为秦易风不会做这种事,不会拿她母亲来威胁她……

他工于算计,但更是骄傲的。

“还有手机”蒋明乐道,“安心你觉得那手机有必要再坚持一下吗?”

是了,那手机上可能还有追踪设备一类的……

乔安心摸出手机,“这手机,丢掉吧。”她淡淡的说。

她自己的手机已经恢复设置,对方查到她的号码也是轻而易举的事,如果再有什么信息想必可以通过她的手机……

蒋明乐见她神色认真,伸手接过手机,“好,你等下,我去丢。”

说完,他拿着手机起身再次下了车,乔安心看着他跑到垃圾桶旁边……

她的手机响了下,乔安心低头一看,是条信息:

看他的动作。

他?

蒋明乐?

乔安心猛地站起来,心脏砰砰跳着,眼光却是不由自主朝蒋明乐所在的方向看去……

蒋明乐站在垃圾桶旁,背对着她,手放在身前,乔安心看不到他的动作,但很快的,乔安心看到他朝垃圾桶扔手机的动作……

如果非要说哪里不对劲的话,就是本该一整个被丢进去的手机,此时却分成了几半……

不是简单的手机与后壳的分离,而是直接分成了几半……

他在找追踪器吗?

可是,为什么手机能瞬间变成几半……

一个人得有多大的力气,才能……

乔安心汗毛倒竖,再眨眨眼,就看到蒋明乐朝她走来了。

想起他说过的他带着危险成分的身世,乔安心想,他可能是因此受到过训练之类的,所以手劲儿会特别大……

对,一定是这样,把手机分开也是为了查看有没有追踪器吧……

这么想着,她坐下来,却忍不住环顾四周。

这短信来得时机太巧,让她不禁怀疑对方就在身边不远的地方看着她的一举一动……这种感觉太渗人,乔安心忍不住打量车里剩下的为数不多的人,有中年夫妻,有带孩子的年轻母亲,还有年纪大的爷爷奶奶,没有一个可疑……

她心里烦乱,低头再次看向手机,手机再没有更多的消息,鬼使神差的,她抬手,删除了那条短信……

蒋明乐回来了,乔安心的眼神不由落在他的手上,他的手与往常无异,他微微握着手,乔安心看不到他的手心。

“安心?在想什么?”许是她愣了太久,蒋明乐忍不住道。

乔安心回过神来,摇摇头:“没事。”

她终究还是没说出短信的事,也没有再去看他的手……

“蒋明乐,你觉得有没有可能,苏冉走了之后还有人在跟着我们?”

半晌,她轻声道。

“你要察觉到了?”蒋明乐坐在座位上,声音压得很低,说话的时候嘴唇的动作也放得很小。

乔安心神经绷紧,他的意思是……

不光有人在跟踪他们,而且那人很可能离他们很近?

自己猜测是一回事,被蒋明乐几乎确认又是另一种感觉。

“别紧张。”蒋明乐道,声音低到几不可闻,他说,“我们可能得在目的地的前一站下车。”

为了摆脱那人的跟踪?

乔安心点点头,同时歪头看向窗外,做出一副不甚在意尽量自然的模样。

时间到了,车下的人陆陆续续上了车,司机在清点人数后发现找不到苏冉,有人就说看到那女孩上了另外一辆车,让司机不要等了,因为不止一个人看到苏冉上了那辆车的事,司机嘟囔几句后没办法,也就只能直接开车。

许是紧张太多,车子重新开动后反而稍稍放松了情绪,紧绷的神经一放松下来,她才觉得困顿起来,蒋明乐拿出小毯子和颈枕给她,让她先睡一觉,乔安心没有推脱,这个时候他们只能选择轮流休息恢复体力……

⑧☆⑧☆.$.

睡梦中迷迷糊糊车子走走停停,不知过了多久,蒋明乐叫醒了她,“安心,起来了。”

他声音很小,车里只亮了一点灯,周围大部分人还在睡着,看天色应该是凌晨时分。

“怎么了?”乔安心使劲揉揉眼睛。

“我们下车。”他几乎没有出声,嘴巴不断做着这个口型,一边说着一边指向门口。

乔安心几乎立马就清醒过来,蒋明乐这番,必然是发现了什么……

她点点头,动作迅速而轻缓的穿好衣服,其他东西蒋明乐已经收拾好,两人一前一后,暗色里悄悄下了车。

那时乔安心并不知道,就是这一次的下车,差点改变了她后来的人生。

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