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种别宠我

有种别宠我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5:23:56

最新章节: “你……不是第一次来?”她刚才就想到了的,但看到父亲,便一时忘了这些。秦易风点头。所以,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,所以,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。脸上还挂着泪痕,她怔怔的望向他。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,“安心,两年前,现在该说,三年前了,三年前,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。”但这……也不能成为,

第一百零五章 一模一样

乔安心手机拿在手里,那女孩原本在她手心写字的手挪了开,径直朝她手机上滑去,乔安心下意识做了个往后抽手机的动作,女孩动作一停,定定望着她。

她嘴里还在说着唠家常一样的话,眼神却是带着不被信任的受伤感……

乔安心一向吃软不吃硬,加之本来就打算拿出手机了,只是刚才女孩的动作太快让她做了下意识的反应动作,此时冷静下来,她重新将手机滑开,她的手机没有设置数字密码之类的,小小滑动一下就打开了……

女孩的手落在手机屏幕上,乔安心盯着她手指的动作……

她的动作很熟练,像是被培训过无数次似的,很快停下动作,手机停在一个界面。

乔安心盯着那个界面,这是安全软件是她之前下载过的,但这功能却是她从未用过的,这是一个短信和电话拦截的功能……

除了白名单里面的号码,其余所有的都会被拦截。

而记录显示,她手机上的来单和短信,被拦截数都在两位数以上……

这是……谁做的?

女孩说蒋明乐在骗她……

她猛地抬头,果然见女孩的眼色……指的是去、蒋明乐。

那么短的时间,且是她一直盯着的,所以不可能是女孩做的,但说是蒋明乐,她更是不信。

昨晚蒋明乐从她手机里取出那个芯片的时候,乔安心可是在场的,蒋明乐一心帮她,怎么会做这种事,且不说这些号码拦截的到底是谁的电话谁的短信,单说偷偷在她手机上设置这功能的事,她也不肯信是蒋明乐做的。

女孩看她的模样,知道她不信,眼里不免有些着急,她索性拿出一张纸,在上面刷刷写着:

姐,是他给你弄的,他动过你的手机,如果不出意外的话,昨晚你的手机应该还有条消息才对,但看你现在的模样,显然是没有收到短信。

因为昨晚发短信的时候是显示发送成功了的。

乔安心眯了眼,这女孩眼底的焦急不像是假的,如果是假的,只能说明她段数实在高,再者,所谓短信,她手机上最后一条短信是出了夜城之后收到的邻省的短信……照这女孩的意思,显然是说她手机的这个拦截功能是在昨晚之后设置上的……

但反过来想,会不会是这女孩在故意把她往这个方向带呢?

毕竟不管什么短信,她从来没见到过。

脑中飞速转着,她迅速抓到重点,在手机上敲出一行字:

拦截的这么多电话和短信,还有你说的昨晚的短信,我想知道内容是什么?

看到这个,女孩愣了下。

乔安心将她的愣怔看在眼里,知道这个才是重点。有人将她的手机设置成拦截了几乎所有的短信和电话,她刚才看了下那个所谓的白名单,只有寥寥可数几个号码,但她注意到,那里边并不包括蒋明乐的电话……这也是她依旧站在蒋明乐这边的一个原因。

手机是谁设置的不是现在要追究的,重要的是她错过的那些电话,没看到的那些短信里,到底是谁想告诉她什么……

是对方发现追踪器不见了之后又做的什么手脚,还是说真的有什么……

但这种事,她下意识不想往秦易风身上安。秦易风也工于算计,但……他不会做这种事,或者说不屑做这种事,他的谋划,总是格局很大,这种可以说有些卑鄙的做法,秦易风是不屑的。

短信内容是什么?

乔安心再次打了一遍。

女孩深吸一口气,正要在纸上写……

“安心。”

蒋明乐的声音从背后传来,乔安心手指微动按了锁屏键,然后看向那女孩,她正在纸上胡乱画着地图一样的东西……

“姐姐,你看这是我根据人家说的画出来的大概地图,你说这样能找着吗?”

演技还真是……好啊。

乔安心不禁感叹,她转头,就见蒋明乐微微欠身举着一袋吃的递给她,“别只顾着聊了,跟苏冉一起吃。”

乔安心把手机装回口袋,接过那袋零食,语气自然:“你不吃吗?”

“我不爱吃这些。”蒋明乐摇头道。

乔安心不由注意着他的神态语气,发现他与往常无异,蒋明乐说完后便说要睡一会,嘱咐乔安心有事叫他就好,乔安心应下,不可否认的,她内心深处还有些松了口气的感觉。

从蒋明乐叫她那一声她下意识的遮掩手机……不难看出她……对蒋明乐并不是百分百信任了。

她……竟然因为一个只见过两面的人就对蒋明乐开始猜疑……

不可抑制的,乔安心产生一种自我厌弃的情绪。

回头看了一眼,蒋明乐已经闭上了眼睛,他一向是翩翩公子的形象出现,但此时穿一间军绿色的棉衣,除了里面的毛衣隐隐看到象征价值的logo,虽然相貌依旧俊朗,但面上一圈胡茬,让他清朗的气质褪色不少,而这些……都是为了帮她。

心里一酸,乔安心蓦地再次回过头,那种自我厌弃的情绪更加强烈,但她还是再次看向那女孩,等着她的回答。

女孩自然也注意到乔安心的一系列动作,知道她心里其实已经有所松动,她把那个小本子放在膝头,再次俯身写了起来。

许是怕被蒋明乐看到,这一次她俯身得格外低,从乔安心的角度也看不到她在写什么。

看着她划动的笔,乔安心心越发紧张。

很难想象,就这么短短的时间里,她脑子里略过很多……如果这女孩在骗她,那么她的目的是什么,如果当真是那人派她来的,那么说明对方已经完全掌握她的行踪,既如此,为何不直接出现将她抓回去?

但……如果真的是蒋明乐……如果蒋明乐真的做过一些没有告诉她的事……

不,不会的!

她迅速摇摇头,否定自己这个荒唐的假设。

自从父亲去世母亲生病后,她整个人变得消极起来,这种消极并不是说她厌世或是其他,只是她思考问题的时候,总是习惯性往最坏的方向去想,她会想好在最坏的情况下她该怎么做,一旦做好了这种心理准备,就不会再怕事情任何的发展方向了,但现在……

她却不敢再去想。

她眼睛盯着女孩的笔,直到她终于停下,将小小的本子合起来,递到乔安心手上。

乔安心望着手里的本子,微微张开在她刚才写过字的那一页,她手指轻颤,抬手掀开了本子……

只一眼,就惊得她差点直接站起身,要不是女孩眼疾手快伸手拉住了她,想必她已然失态……

那本子上,写着的那行字是:

你有没有发现,从你找他帮忙开始,就再也没亲眼见到过你母亲?

只这么一句,乍一看只是简单的一个问句,但话里的意思……却让乔安心细思甚恐。

这人提到她的母亲,这人问她是否亲眼见到过她母亲……

可她没见到过。

自从找蒋明乐帮忙,到她被安家绑走,再到回来后被秦易风安排在城南的住处……她就没再见过母亲了。

这段时间她对母亲的一切认知,都是从蒋明乐给她的视频或图片里的……

这人发这样的短信给她,是什么意思?

是在暗示她母亲出事了吗?

她呼吸急促,猛地回握住女孩的手:“短信是谁发的?!”

她脸色苍白,眼神却利得似刀,说出的话声音低得很,但正因为不同寻常的低,反而将那股狠厉决绝压到极致,听得人心里无端发颤。

女孩被震慑了一瞬,但想到那人对她说的话,很快缓过神来,她摇摇头:“我不知道。”

“别骗我!那你怎么知道短信的内容。”

女孩露出一抹无奈的笑,“事实上,从我开始跟你搭话的第一步,我都是按照那人说的来做的,包括买哪个时间那辆车的车票,还有上车后跟你说话的内容,以及现在……你问起短信内容时,就把这句话写给你,这些都是那人说一步我做一步。”

乔安心抓着她的手松了下,很快道:“‘那人’是谁?你们是怎么联系的?”

“我没见过他,他找上我的时候就知道我奶奶生病我需要一大笔钱,他说他可以给我钱,但要我做一件事,我就答应下来了,”说到这里,女孩微微低了头,声音带了点落寞,“我也想过他可能会让我做伤天害理的事,但并不是,他只是说姐姐你被人骗了,让我帮忙送信,只是送信的方式有点复杂而已。事实上,我也不知他如果让我做其他事我会不会也会去做,但姐姐……”

女孩没再说下去,再次伸手,从兜里掏出一个手机,递到乔安心手上:“姐姐,有一天我收到一个包裹,我还以为是我爸妈寄来的,结果打开一看是这个,我之前见过人家有,手机刚签收就响起来,我接了电话,就听到那人的声音……”

“那你没想到他如果是骗你的呢?”鬼使神差的,乔安心没再追问其他。  △△,

女孩摇摇头:“不会的,他说会帮我奶奶付一部分的医药费,所以挂了电话我就跑到医院,结果奶奶的医药费果然已经交了一部分了……我知道肯定是他,我们家亲戚再没有人肯借钱给我们了……”

话里的无奈和超乎她年龄的看清世事的沧桑感,让乔安心心里涩了一下。

责难她的话再也说不出,她也不想再追究她这最后一番话,是不是也是那人教过的……

她捏着手里的手机看着……不管是她,还是她,都玩不过那人的……

这手机,分明与她自己的手机,一模一样。

乔安心解锁,果然连里面的界面和软件都一模一样……

那人,最终是要把这手机送到她手上的吧……

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