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种别宠我

有种别宠我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5:23:56

最新章节: “你……不是第一次来?”她刚才就想到了的,但看到父亲,便一时忘了这些。秦易风点头。所以,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,所以,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。脸上还挂着泪痕,她怔怔的望向他。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,“安心,两年前,现在该说,三年前了,三年前,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。”但这……也不能成为,

第一百零四章 谁在说谎

果然如蒋明乐所言,乔安心再次醒来后便是在县城了,车里只剩她跟岳鹏,见她醒来,岳鹏道:“嗨,早啊乔美人,明乐去买票了。”

“买票?”乔安心有些迷糊,“什么票?”

“汽车票,明乐说换汽车。”

乔安心转头看向窗外,果然是在汽车站旁边,路上的雪被扫了一些,天上依旧零星飘着雪花,乔安心裹紧了身上的衣服朝车站走去,车上条件不便,她要去车站洗手间洗漱……

车站里人不多,候车室坐着三三两两的人,偏僻的小镇,在这干冷的天气里带着股萧条的气息。车站里人不多,洗手间更是只有两个人,除了乔安心,还有另外一个妇女在洗手,那妇人似乎有些洁癖,用洗手液仔仔细细洗着手,乔安心也没过多注意,自顾洗漱起来,刚刷完牙的时候,突然后背被人拍了一下。

她吓了一跳,立马回头,见身后俏生生站着个女孩,看起来十七八岁的样子,扎着个马尾辫,齐刘海,穿着枚红色的棉衣,两腮冻得红红的,带着一股朴实的气息,见乔安心回头,她立马笑起来:“那个,你好。”

她的普通话不太标准,带着当地口音,乔安心消除了些戒心,她轻声道:“你好,有事吗?”

女孩歪头朝门口看了一眼,确定洗手间没人之后,才凑近乔安心小声道:“姐姐,你的东西要看好,这里有很多手脚不干净的人。”

乔安心一愣,那女孩指指门口,又指指乔安心的口袋,乔安心才发现手机在口袋里装着,露出了一点,刚才洗手的妇女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去了,那人是小偷?

反应过来的她赶紧跟那女孩道谢,那女孩被她谢还有些不好意思,只说不用,然后跑了出去。这一段插曲后,乔安心随便洗了下脸就回了车里。

车里,蒋明乐已经回来了,手上拿着早餐,见乔安心进来,拿给她一份,又递给她一张票:“这车票不到南城,我们直接到南城也太危险,先去南城旁边的这个小城,到时候再搭车进南城。”

乔安心才发现他手上只有两张票,蒋明乐道:“岳鹏还开车,按原先的方案走,我已经把你手机里定位的东西安到他手机上。安心,你跟我改坐汽车。”

“那岳鹏他……如果被他们追上了……”乔安心还是有顾虑。

“哈哈,这个乔美人就不用担心了,人家找的是美女,我一大老粗,就算找到我又咋样?”

“不用担心,他们找的是你,而且现在是暗地里在找,找到岳鹏也没什么。”蒋明乐也道。

乔安心这才放下心来,蒋明乐不知用了什么方法,给她买票的时候也没有用到她的身份证,但见两人习以为常的模样,她也没有多问,蒋明乐应该很有些势力,应该有他的门路。

他们票是早上第二班,蒋明乐说这是为了保险起见,乔安心自然无异言,一直到快发车的时候,两人吗才从车里出来上了车,岳鹏也重新出发。

两人到了车上,一上车乔安心就看到个熟悉的面孔,马尾辫齐刘海枚红色的棉衣的女孩,正是在洗手间提醒她的那个女孩,女孩显然也认出了她,一个劲儿冲她招手。

“这女孩帮过我……”乔安心一面朝蒋明乐解释,一面朝女孩那边走去。

“嗨,姐姐,这么巧?又遇到你了。”女孩开心的朝她打招呼。

“是啊,好巧,你自己吗?”乔安心下意识朝女孩身边看去,旁边是个闭目养神的年轻男人,显然跟女孩不是一路的。

乔安心和蒋明乐在女孩前面的座位坐下,几人简单介绍了下,乔安心才知道女孩名字叫苏冉,就是本地人,跟乔安心他们目的地是一样的,据苏冉说,她父母在那边打工已经好几年没消息了,家里出了些事,她没有办法,拿着跟父亲一起打工回来的人给的地址,家里人凑了点钱让她去找。

就算苏冉没说,但显然她家遇到的也不是小事,不然也不会派这么个还未成年的女孩独自出这么远的门,乔安心看着她,想到自己家里刚出事的时候,不管多难,也得自己硬着头皮上,何况苏冉比她那时候还要小,不由的,她对这个女孩多了怜惜,把带的吃的一直跟她分着吃,还一路嘱咐她一个人在外需要注意的事情。

蒋明乐闭目养神,耳朵里却一直听着乔安心的话,乔安心朋友本就不多,遇到个苏冉,虽然年纪小了些,但难得聊得来,慢慢的,他也就放下心来。

说到最后,苏冉磨着乔安心把座位换到了她旁边,蒋明乐见乔安心眼巴巴看着他,拒绝的话也就说不出,不过却是他跟苏冉换了座位,自己去了后座。

苏冉一坐过去就拉着乔安心的手跟她说话,两人亲亲热热的,蒋明乐再次闭上了眼睛。

“姐姐,你放心,其实我们县城也挺乱的,就像在卫生间那会那人就想偷你的钱一样,”苏冉说着,左手拉着乔安心的一只手,右手在她手心滑动着,嘴里说着:“所以我觉得啊,倒是姐姐你,才是需要多注意呢,我奶奶也跟我说,外头骗子可多呢。”

她在乔安心手心滑动的手稍稍用力,乔安心一愣,她一笔一划……竟是在她手心写字?

在看她的眼神,已经与方才清清亮亮的不同,多了些暗示意味的东西……

“我们邻居家有个哥哥,就是被朋友骗到了外地做了传销,我知道外面好多的就是专门骗熟人呢……”苏冉边说,眼神往后座瞟。

联系她的话,乔安心不由生出一个念头,但她还是不敢信,直到慢慢识别出了她在她手心写的字……

蒋在骗你。

这四个字在脑中成形的时候,乔安心头皮一麻,只觉浑身起了一层细密的鸡皮疙瘩……

苏冉到底是谁?她也存了几分防备的心,对她并没有说出蒋明乐的名字,用了个假名,这女孩却知道称呼他为蒋……

她说蒋在骗她……

乔安心也从未跟这女孩提起她跟蒋明乐要去南城那边的真实目的,为什么她像是已经知道了所有内情?

她,仍在说话,不管是语气还是神态,都与刚才她们聊天时一样,但手里的力道却是越发大了起来,似乎在提醒着她赶快接收这个消息……

车子快速移动着,窗外的树快速后退着,车里暖气开着,车里人说话的声音嗡嗡作响,蒋明乐就坐在她后面闭目养神,乔安心却突然有了种错觉,眼前的人到底是谁?这些事情到底哪些是真哪些是假?

蒋在骗你。

那女孩又重复了一次,眼神直勾勾盯着她。

她不想再称呼她苏冉,恐怕这个名字也是假的吧,连带刚才她说的那些去寻父母的话……

乔安心直觉往后抽自己的手,但女孩的力气却格外的大,确认她懂了她写在她手上的话后,她又重新写了一句话:

看你的手机。

手机?

乔安心没动。

她脑中迅速转动思考着,蒋明乐说夜城的人已经在追他们了,所以他们兵分两路,岳鹏带着曾在她手机上的追踪器试图引开那些人……

但反过来想,那人会不会已经知道了他们会这么选择,所以才会派这女孩来?

这么想来,早上在洗手间与这女孩的初次遇见,也不是偶然了吧?

一个帮助过自己的身世可怜的女孩,怎么想都会让人最大限度的降低防备心吧。

这些,都是那人算计到的吗?  △△

另一只手攥着口袋里的手机,这女孩眼神在催促着,让她拿出手机……

乔安心直觉她的手机上有些关键性的东西。

对方是刚见面不过两次的女孩,第一次的见面还很可能是对方的预谋,乔安心本该完全相信后座的蒋明乐,毕竟对方帮她那么多,毕竟这么一路走过来……

但她心底隐隐的不安的感觉她无法欺骗自己,她一直有种感觉,似乎自己忽略了什么重要的东西,脑中有一闪而过的线索,但她抓不住……

“我奶奶病重,要不是因为这个,我也不会冒险,毕竟一个人出来也很危险,这些我都知道,但我奶奶最疼我了,不管怎样,我都想给她治病……”

女孩突然说道,说这些的时候,她的眼神柔软雾蒙蒙的,乔安心有一瞬间仿佛看到了自己……

她能看出她不是在说谎,心底一软,她掏出了手机。

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