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种别宠我

有种别宠我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5:23:56

最新章节: “你……不是第一次来?”她刚才就想到了的,但看到父亲,便一时忘了这些。秦易风点头。所以,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,所以,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。脸上还挂着泪痕,她怔怔的望向他。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,“安心,两年前,现在该说,三年前了,三年前,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。”但这……也不能成为,

第一百零三章 夜半变故

行至晚上,几人在一个镇子上的小旅馆过夜,老板是个朴实的中年男人,见几人大雪天里风尘仆仆赶路,晚饭的时候特意给他们免费加了个热汤,几人吃完各自回了房间,他们定了两间房,蒋明乐和岳鹏一间,乔安心自己一间,乔安心刚洗漱完,就听到敲门声。

“谁?”她擦头发的动作一顿,问道。

“是我,蒋明乐。”

门外是蒋明乐的声音,隔音并不好,他的声音很清晰得传来。

乔安心赶紧起身开门,一开门就见蒋明乐神色不太对。

“怎么了?”她忙道。

“安心,你手机给我看下。”蒋明乐说道。

乔安心不明就里,但还是拿出手机递给他,蒋明乐接过手机,先是关机,然后打开手机后壳,鼓弄一番后,手里多了个小小的芯片样的东西……

“这是什么?”乔安心心里升起不好的预感。

“简单来说,是定位用的,安心,我们被追踪了,你手机被动过手脚。”

“怎么会……”

“你仔细想想,你的手机什么真的一直在你手上吗?”蒋明乐望着她,目光严肃。

她的手机……

脑中蓦地一道光,她想起被秦易风救回后的第二天,秦易风把手机还给她,那时她以为手机是被安家的人拿走后秦易风帮她拿回来的……所以,是安家做的手脚吗?

如果不是安家的话,那就只剩一个可能……

秦易风。

乔安心的脸色蓦地苍白,蒋明乐眼中溢过担忧,“安心,你是不是想起来了……”

乔安心没有正面回答,只道:“那现在这东西从手机里取出来了,是不是就没事了。”

虽然这么问,但其实她自己都知道这种可能性很小,因为如果真的没事发生的话,蒋明乐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就能知道她的手机里有东西……

果然,蒋明乐脸上虽然笑着,但乔安心还是能看到他眼底的警醒,他说:“已经取出来了,以后应该没事了,但保险起见,咱们今晚可能要连夜赶路了。”

他说的是保险起见,但乔安心见他穿戴整齐,显然是早有准备或者说已经准备好现在就要走,乔安心知道现在不是问的时候,她点点头:“我马上收拾下,最多五分钟。”

“嗯,好。”蒋明乐点头,随即道:“头发,你头发还没干,擦干了再走也不迟。”

“不用了,很快就好了。”乔安心边说边回房间收拾。头发使劲擦了几下,确定不再滴水了她迅速穿好衣服把随身的东西往包里一塞,检查一遍无误后赶紧出了门。蒋明乐和岳鹏已经在门口了,见她出来几人匆忙回了车里。

彼时,是夜里九点多,那老板人也好,见风雪越来越大,一个劲儿的劝他们还是住一晚,价钱都好商量,见几人执意要走,还退还了大部分的房费,一直到车里的时候,岳鹏还在夸那老板实诚。

蒋明乐却是半晌不语,等车子开动后,他突然道:“岳鹏,你刚才跟那老板聊天,是不是说到我们要去哪了?”

“没有啊,我又不傻。”岳鹏瞥他一眼,“我只是跟他说了咱们要去的下一个镇子……”

“换方向。”蒋明乐打断他,一边用手机查看地图一边道:“去县城的方向,我们的策略恐怕要换一下。”

“啥意思?”岳鹏这时候也反应过来不对劲,“刚才你接了个电话说有人在追我们,已经快到这里了,咱这不就赶紧走吗,怎么连原计划也不能用了,谁追我们啊,这么神?连我们走哪条路也知道?”

“那个老板……那个老板有问题吗?”乔安心轻声道。

蒋明乐看她一眼,眼里带着赞赏,他点头:“没错,那老板,恐怕已经被收买了。”

此话一出,乔安心只觉后背一阵发凉。岳鹏直接叫起来:“怎么可能,那叔多热情啊,明乐你别那个啥,那词咋说来着……对了,阴谋论!”

“我们进房后我本来想去给安心借个吹风机,半天没找到老板,就在前台自己多看了两眼,结果前台电脑突然弹出一个对话框,上面是几个截图,图上就是我们几个的样子……”说到这里,他看着两人道,“然后我就接到了夜城那边朋友的电话,他们说我们的车经过的地方,有一辆车总在三五个小时后也会经过。”

“所以你检查我们的手机?”岳鹏道。

“对,所以我怀疑我们身上的东西被人做过手脚,如果说最不可能丢弃要一直带在身上也最可能做手机的东西,就是手机,所以我看了我们三个人的手机。”

乔安心心里一颤,下意识抓紧了手里的手机,此时几人睡意全无,岳鹏更是精神,已经调转车头朝着县城的方向走,显然也信了蒋明乐的话。

蒋明乐继续道:“如果对方掌握了之前的行踪,我看了下地图,附近能住宿的镇子不过两个,另一个镇子更小,加起来旅馆的总数不超过五个,对方如果要提前做手脚也很容易。”

乔安心的心砰砰跳着,“那他……他们到哪里了?”

是她背弃了协议,是她偷偷离开了……但,于那人来说,真的有损失吗?

自己于他来说,还有什么剩余价值吗?

如果追来,怕是也不过是为着那一口气吧……

“不用担心”蒋明乐露出一抹笑意,脸上带着势在必得,“安心,你还记得吧,我以前跟他们几个算是很熟。”

乔安心点点头,他们从没掩饰过与对方曾有过节,苏景晨甚至在人前也毫不避讳。

“他很了解我,”苏景晨轻声道,“他知道我会往哪走,知道我会大多数时候的选择,但同样的,我也一样了解他,知道他一贯的策略和想法,所以你不用担心,既然把你从夜城带出来,我就一定会把你安全送到南城。”

乔安心还没说话,岳鹏先啧啧嘴道:“说得也是,我说乔美人啊,你可别看明乐长得那叫一个阳光开朗,但心里的弯弯肠子不定多少呢,这么些年,我也没见过他被谁算计过,你呀,就把心放回肚子里,我们哥俩,他动脑想辙,我动手开车,你就好好坐着,咱们很快就到南城咯。”

经他一说,乔安心忍不住笑起来,跟他们相处就是这样,不管多大多难的事,到他们这里仿佛就云淡风轻了,她皱着的眉舒展开:“好,那就辛苦你们两个了。”

蒋明乐摸摸鼻子:“岳鹏,我姑且把这个当成你在夸我,不过说实话我也不觉得高兴,因为要是连你都看得出来的聪明,我就不得不怀疑是不是真的聪明了。”

说完,他转头,朝乔安心眨眨眼,乔安心回过味来,抿唇笑,岳鹏却是瞪着眼,过了好一会才叫道:“好啊你,你小子损我呢是吧!”

几人说说笑笑,倒是冲淡了不少方才的紧张气氛。

风雪不但没停,反而有种越演越烈的趋势,入眼全是白色,不知是因为情绪还是因为看久了的缘故,没了先前的新奇和美好,反而多了一些烦躁,乔安心不再一直盯着窗外,天气不好又加上是大晚上,乔安心不断跟岳鹏聊天引着他说话,两人说话的声音小小的,蒋明乐睡了两个小时后就起来换下了岳鹏,岳鹏在后座几乎倒头就睡,蒋明乐对乔安心小声道:“虽然坐着睡不舒服,但我也不想让你去后面跟那小子挤,给你这个,先在这里睡一会吧。”

说着,他从包里掏出个东西,乔安心一看,是个颈枕,蓝色的,北极熊图案,很可爱,乔安心眼睛一亮,接过戴在脖子上,再靠在椅子上果然觉得舒服多了。

“你怎么什么都有?”她不禁道,说话间眼神忍不住落在他旁边的背包上,那个背包简直是哆啦a梦的口袋了,一路上他们觉得少了什么东西,蒋明乐总能从那包里掏出来。

蒋明乐看着她惊奇的模样,扬起嘴角:“晚上买来的。”

他说完,乔安心突然想起傍晚在小旅馆住下后,他们往房间走的时候蒋明乐出去的一趟来着,就是那个时候买来的?

黑夜里,他的眼神亮亮的,不知为何,乔安心下意识避了开,“谢谢你,哆啦a蒋。”  △△,

蒋明乐见她避开自己,眼里略有失落,不过很快就重新扬起笑:“不客气,睡吧,等你睡醒了我们差不多就到县城了。”

乔安心点点头,闭上了眼睛。

很久没有这种感觉了,好像自己什么都不用去操心,自然有人把所有事打理得井井有条。

这感觉不算坏,但……乔安心却莫名有些抗拒,这种依赖她本不该有的……

她在迷迷糊糊中睡去。

她不知道的是,在她睡着后,她的手机亮了下,蒋明乐看了下,是个短信,他抬手按了删除键。

手机灯光里反射出他的脸,俊美,无表情。

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