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种别宠我

有种别宠我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5:23:56

最新章节: “你……不是第一次来?”她刚才就想到了的,但看到父亲,便一时忘了这些。秦易风点头。所以,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,所以,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。脸上还挂着泪痕,她怔怔的望向他。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,“安心,两年前,现在该说,三年前了,三年前,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。”但这……也不能成为,

第一百零二章 真正离开

她的口罩终于还是得摘下来。

彼时他们刚从经过的一个小镇给车加了油,岳鹏买了好些吃的东西,还从饭馆打包了些饭菜,幸亏他们行李并不算太多,不然光是这些东西就够占空间的,蒋明乐见怪不怪,他跟岳鹏轮流开车,这次的降雪是全国大范围的,他们这一路走来雪就没停过,一路上人更加少,所到之处白茫茫一片倒是别有一番美意。

蒋明乐那边时不时收到陈凤兰的消息,收到后他就会给乔安心看,乔安心悬着的心一点点放下,轮到蒋明乐开车,岳鹏做到后座休息,乔安心则坐在了副驾,岳鹏看看蒋明乐,再看看乔安心,终于还是忍不住了,他朝乔安心问道:“我说乔美人,我唐突问你个问题。”

“什么?”

岳鹏指指自己的脸,“口罩啊,乔美人你为什么一直戴着口罩啊。”

乔安心一愣,下意识看了蒋明乐一眼,蒋明乐便道:“岳鹏,女孩子就算是长了一颗痘,也能一直戴口罩遮着直到把痘痘消了。”

这下轮到岳鹏愣了,他惊讶道:“所以乔美人,你这是长痘痘了?吓我一跳,刚见你就想问了,没好意思,我还一直琢磨呢,好好一个美人可别毁容了……”

“岳鹏……”蒋明乐无奈道。

“没事”乔安心道,说着,她摘下自己早上开始戴着的帽子,包扎在额头的纱布就露了出来,乔安心还以为会是岳鹏先看到,结果在岳鹏的惊呼之前,蒋明乐开着的车子却是先一个不稳,差点撞到路边沟里,幸好他反应快,很快稳住了。

“我的天哪,乔美人你这是怎么了?”岳鹏差点从后座站起来。

车子刚刚稳住,乔安心后悔自己的莽撞,看着蒋明乐明显拧起的眉,道:“就是之前不小心收了点伤,伤不重,就是小伤口有点多,我怕吓着你们,所以一直戴着口罩来着。”

“口罩摘下我看看。”蒋明乐道,声音不同往常,竟还带了些严肃。

乔安心怔了下,慢慢摘下了口罩。

脸上伤口浅的地方已经好得差不多,已经结了痂,伤得深些的地方也在慢慢痊愈,最重的伤在额头,脸上的都不是大伤,但数量却多……除了像是被指甲划伤的,还有深深浅浅的淤青痕迹……

一眼看去,真的不好看。

岳鹏瞪大了眼,忍不住惊呼了声,“啊!乔美人你的脸这是咋了?!”

蒋明乐没这般反应,但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,乔安心有那么一瞬间,感受到了他身上的戾气……

她望着他,声音不由低了下去,“蒋明乐?”

“他伤的?”蒋明乐深深锁着眉,说话的声音带了不可忽视的阴郁。

这样的他,是陌生的,乔安心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蒋明乐,他在她面前一向是明朗又带点痞气,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他,乔安心再次愣怔了下……

“不是,不是他伤的,是我不小心……”乔安心道,说到最后,在蒋明乐越锁越紧的目光里,忍不住更加低了声音。

“是出了一些意外,很抱歉我之前没告诉你。”

岳鹏明显感觉到蒋明乐不同以往的气场,心里有些惊讶,蒋明乐几乎不会表现出这样类似愤怒的情绪,他一向是笑眯眯洒脱肆意的,上一次见他那样反常还是因为……

岳鹏看看脸上不见笑意的蒋明乐,再看看微微垂头,语气带着歉意的乔安心,不由闭了嘴,这两人之间……

蒋明乐看着乔安心脸上深深浅浅的痕迹,深深吸一口气,道:“是安家吧。”

乔安心一顿,猛地抬眼看向他,她知道蒋明乐不简单,却没想到他那么敏锐,一下就猜到了是安家……

她没有回答。

蒋明乐也不逼她,他转过头继续开车。

岳鹏看看他,小心道:“明乐,要不换我开……”

“不用。”蒋明乐立马道。

他,生气了?

乔安心微微歪头,与坐在后排的岳鹏对视了一眼。

岳鹏正面直视她的脸,虽然从后视镜看到过了,但正面看得冲击还是来得更加强烈,好好的脸变成了这样,怪不得明乐……

岳鹏朝乔安心连比划带做口型,乔安心总算明白过来,这是要她跟蒋明乐道歉服软……

确实是她瞒着他在先,本以为这件事晚些说也可以,但蒋明乐的反应确实出乎她的意料。

“蒋明乐,你……生我的气了吗?”终于,她道。

声音不大,但足够车里的人听得清清楚楚。

岳鹏闭上眼睛,耳朵却竖了起来。

乔安心说完,眼睛一直盯着他,似乎不听到他回答不罢休。

半晌,蒋明乐终于微微吐出一口气,看她一眼,道:“是,我生气了,安心,你知道我生气的是什么?”

“因为我瞒着你。”乔安心答得迅速,他却是摇摇头。

乔安心一滞,“那是因为什么?”

“安心,因为,你始终没把我当朋友。”

乔安心条件反射性的反驳:“我没有!”

之前她确实曾这样,但是是因为那人不同意,但从决定离开的时候,在麻烦了蒋明乐这么多之后,她怎么还能不把他当朋友?

“你不告诉我安家的事,是怕麻烦我吧,但安心,如果是你的朋友有事需要你,你会想到‘麻烦’这两个字?”

他说。

就这么一句,车里陷入安静,出了车子开动的声音还有雪花扑簌簌打在车窗的声音,便只有几人的呼吸声。

乔安心脸色涨红,却一时连反驳的话也说不出。她突然想到曾看到过的一句话,别人谈论你的话里,最能伤害到你的,往往是那些你自己也那么认为的。

蒋明乐的话一出,她脑中轰的一声,而后血液集聚脸上,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羞愧多一些还是恼怒多一些。

岳鹏闭着的眼睛颤动着,不过一会后,蒋明乐开口继续道:“安心,我不是在怪你,其实我生气更多是生自己的气,其实严格算来我们认识时间不够长,相处时间更不算久,但不知道你是什么感觉,反正我这人交朋友很多时候靠感觉,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我就觉得你投缘,所以才一直跟你像朋友一样的相处,现在我琢磨了下,是不是在你们女孩子看来,我这就属于无事献殷勤?”

被他这么一说,乔安心心里升起温温的东西,“不是,我想因为我是跟你相反的一类人,我这人朋友不多,所以越是在意的人,越不想给他添麻烦……这可能是没安全感的一种表现吧……”

僻静的路,偌大的雪,小小的车里,意外的,乔安心说出了心里的话。

“在意的人”几个字落在蒋明乐耳朵里,他眼里迅速闪过亮光。

蒋明乐还没说话,倒是后座的岳鹏再也忍不住,一下坐了起来,“我说明乐啊,你可真够酸的,我跟你认识那么久你可从来没跟我说过什么朋友不朋友,投缘不投缘的话,跟人乔美人就酸起来了,要我说啊,乔美人你就别理他算了,还不把你当朋友呢,要是我,不把你当朋友能把老妈托付给你?能这么大冷天跟你窝在个破车上千里迢迢去南城?”

岳鹏的话一出来,蒋明乐炸毛一样:“我不是那个意思!”

“那你啥意思?人乔美人本来脸伤了,这个时候不该怜香惜玉吗?你倒好还生起气来了?”

“你!”蒋明乐你了半天,看着岳鹏梗着脖子瞅着他的模样,愣是说不出话来。

岳鹏朝他挤眉弄眼,蒋明乐余光里,乔安心安静坐着,微微垂着头,肩膀轻轻耸动,显然是在笑。

蒋明乐心里松了口气。

就这样吧,这样就很好了,岳鹏最为了解他,刚才看到她脸上的伤,他不由自主想到那人……

那人那时候也是这样,满身伤痕倒在他面前……

“蒋明乐。”乔安心突然出声,叫了他一声。

“嗯?”

“没什么。”她说。

两人说着不着边际的话,但心却稳稳落了地。

乔安心知道岳鹏的话大多是给她台阶下,毕竟不管是把母亲托给蒋明乐,还是跟着他不远万里去南城,最大的原因不过是她……别无选择罢了。

车不断开着,路不断走着,雪不断下着,乔安心望着车窗外,没再说话。

这个时间,应该是那人晕倒的时候了吧……

她极力不去想夜城会是什么情况,也强迫自己不去想那人知道自己走了之后会是什么反应……

直到蒋明乐的电话再次响起,乔安心才从自欺欺人里醒来。

她怎么可能如此简单就……真正离开了他。

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