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种别宠我

有种别宠我

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5:23:56

最新章节: “你……不是第一次来?”她刚才就想到了的,但看到父亲,便一时忘了这些。秦易风点头。所以,看守墓园的老人家才会那么说,所以,他才能走得轻车熟路。脸上还挂着泪痕,她怔怔的望向他。秦易风细细将她脸上的泪擦了去,“安心,两年前,现在该说,三年前了,三年前,我跟伯父因为生意的关系认识。”但这……也不能成为,

第一百零一章 怜香惜玉

最后的一天,离秦易风订婚还有一天的日子里,来得比乔安心想象中更加平静,只是秦易风很明显的比平时还要忙,甚至连这段时间他一直坚持陪她吃饭的习惯,也因为他临时接了个电话而出门,乔安心的伤势渐好,菜色也慢慢有了变化,但偌大的餐桌,只剩了她一个,乔安心深吸一口气,夹起一筷子她爱吃的糖醋里脊安静吃饭。

乔安心这顿饭吃得格外慢,紫君和她姑妈来收拾东西的时候,她还没有吃完,乔安心便让她们先到一边去等,她们坐在一边等,不一会紫君就凑过来跟她说话,因为两人平时交往多有密切,她姑妈也不疑有他,说话的功夫,紫君悄悄往乔安心手里塞了什么东西。

乔安心快速捏在手里,神色毫无波动,等紫君两人走后,她回房间,才看到手里的东西,是一枚钥匙,她呼吸急促了一瞬,这,就是大门的钥匙吧……

果然像蒋明乐说的,他已经做好了一切的准备……

秦易风即将订婚,第二天一大早肯定就有好些事,当夜肯定不可能在住在这里,乔安心将现下需要的东西整理到一个袋子里,衣服除了身上穿的那件……曾送给周燃燃的外套,她只带了另外一套换洗的,最后收拾完只有一个背包就可以放下了。

蒋明乐时不时给她发消息,基本是母亲那边事宜的动向,乔安心看着一条条消息,静静等待着夜晚的来临。

跟她想得稍有不同,秦易风自中午走后连晚上都没有回来过一次,说不清是松了一口气还是反而多了些担忧,松了一口气是因为她不知道若是他真的回来了,在这最后时刻里她会不会乱了手脚露出马脚,说多了些担忧,或许是因为她太过紧张和敏感的神经,看不到他,便不知他会不会暗地发现什么……

这一下午的时间,格外的漫长。

直到晚上十点多,秦易风依旧没有回来,电话、短信什么也没有,乔安心开了电视,以为会看到关于秦易风订婚的消息,但跟前几天一样,还是什么都没有,跟方如云订婚那次稍有不同,仿佛这一次秦易风的订婚,只有两个家族的人知道似的,反常的,不管是电视还是报纸,都没有一星半点的消息……

乔安心关了电脑,不再多想,她看着时间,背包就放在手边,她穿着长靴、牛仔裤、毛衣,羽绒服也在手边,只等蒋明乐的信号就可以走了。

与蒋明乐约定的时间在十一点钟,乔安心坐在床边,静静等待着。

她脑子里空空一片,除了隔一会看一下时间,再也没作他想。

终于,手机亮了一下,乔安心蓦地起身跑到窗边,不远处停着一辆车,闪着比路灯亮得多的光,榆与此同时的,手机屏幕上显示着的蒋明乐的来电。

乔安心迅速挂断电话,拉上窗帘,跑回床边,穿上外套背上包出了门,她脑子里异常冷静,出门的时候甚至没有忘记关了灯。

下楼,掏出准备好的钥匙,开门,出门,一系列动作都像是脑海中预演过无数次一样的顺利,直到她到了路边停着的越野车上,看到驾驶座上的蒋明乐冲她笑得明快的模样,一切不可思议的顺利着。

蒋明乐发动车子,向东边驶去。

“这车是岳鹏找人改装过的,天气预报一直说暴风雪这两天也没下下来,我估摸着不是今晚就是明天的事,不过不用担心,这车招架得住。”

乔安心看着他精神奕奕的模样,跟那天刚被推出手术室简直判若两人,她不禁道:“你的腿完全好了吗?如果一直开车会不会有影响?”

“放心吧!”蒋明乐从后视镜看她一眼,“我开一段时间没问题,其实我腿伤的也没那么严重,都是那医生夸张了,岳鹏在城外等着我们,等到城外就换他开。”

乔安心点点头,蒋明乐早就告诉过她,他准备走一条一般人不会走的路,一路开到南城去,那一路其实是圈里徒步达人总结出来的,有些最偏的地方在地图上甚至都不明显,而那条路岳鹏走过两次,所以这次由他开车,岳鹏是蒋明乐的铁哥们,蒋明乐信任他,乔安心便也相信。

蒋明乐时不时看她一眼,见她微微垂着头,穿着宽大的粉色的羽绒服,极少见她穿这种颜色的衣服,但裹着她单薄的身体,怎么看怎么惹人怜惜。

她带着大大的口罩,蒋明乐看不到她脸上的伤,她的头发批下来,遮住了额头简单包着的伤口。

受伤的事,乔安心没告诉蒋明乐,一时怕他因此会推迟这事,另外,主要还是不想再给他添麻烦,就算蒋明乐一直不说,乔安心也能想象到母亲的事到底有多麻烦,她抱紧了怀里的背包,里边有从苏景晨那里抢来的药膏,她一直按时涂抹着,至少,再见到母亲的时候,希望不要让这些明显的伤刺激到母亲才好。

乔安心目光落到窗外,冬夜里,今天格外的冷,不同于之前的干冷,天阴得厉害,即便是黑夜里,那种压迫感也似乎垂直落下,乔安心心情没由来的有些沉闷,注意到蒋明乐有些担忧的目光,她调整下表情:“蒋明乐,你的表情,好像很担心我?”

他倒是毫不隐瞒,点头道:“你跟我不一样,这里毕竟是你从小待到大的地方,况且这次离开不一定什么时候才能回来,你不低落我才奇怪。”

乔安心摇摇头:“其实我也不是从小在这里长大得……算了不说这个了。”

顿了下,她又加了一句:“不过我这次离开,就没打算回来。”

蒋明乐看她一眼:“也是,你到了南城就知道了,那才是真正的宜居,夜城的环境没得比。”

说到这个,蒋明乐的话就多了,岳鹏几个曾在南城鼓捣着开了个小酒吧,蒋明乐在那里蹭住了许久,但据说岳鹏有个坏毛病,就是遇到合眼缘投脾气的人一定要跟人家喝个痛快,他的痛快就是指非得喝到大着舌头说话走不了路而已,这还不算什么,关键是每每喝醉了一定要给人家免单,不管对方消费多少,一律免单,谁结账跟谁急,长此以往,小酒吧入不敷出自然就开不下去了,倒闭之后他就跟着蒋明乐了,非说要把当年蒋明乐蹭他的再给蹭回来,虽然不在南城开酒吧了,但原来的朋友有开小客栈的,还有在那里街头唱歌卖艺的,总之也还是熟得很。

不得不说,蒋明乐是个很会讲故事的人,在他的讲述里,乔安心慢慢不在低落,沉浸在描绘的生活里,人还在冬夜里的越野车上且前路还未可知,但心已经慢慢安定下来……

蒋明乐看着她平静下来的眼神,心里默默松了口气。

车子一口气开到了城郊,应该是在夜城的最南边,蒋明乐看了下时间,已经过了十二点,他拿出一条厚厚的毯子递给乔安心,“保险起见,咱俩轮流睡,你先睡,大概三个小时后我叫你。”

乔安心也不矫情,点点头接过毯子,整理下身边的东西在后排躺下。

“那个”蒋明乐的脸从前座露出,他指着自己的脸,对乔安心道:“口罩,睡觉也戴着吗?”

乔安心一愣,这才发现自己口罩还戴着,她摇摇头:“不用摘,我最近习惯这样。”

蒋明乐点点头:“好吧。”

他转头过去,乔安心听到他小声嘟囔了一句,果然女人就是善变啊……

她忍不住扬起嘴角,闭上了眼睛。

……

乔安心再次醒来的时候,车子是在移动中,她惊得猛地坐起身:“蒋明乐?!”

“啊?怎么了?”蒋明乐从副驾驶歪过头,一向整齐的发型些许的凌乱,眼里也还有睡意。

他怎么在副驾驶?

谁在开车?

乔安心迅速看向驾驶座,岳鹏从后视镜看着她,流里流气吹了个口哨:“嗨,乔美人,好久不见。”

“岳鹏?”乔安心坐正了身子,“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

“嗯?五点多吧,怎么样,是不是很惊喜?”

乔安心赶紧看下时间,已经是快七点钟了,也就是说他们已经走了一会了,想到这里,她看向蒋明乐:“蒋明乐,你怎么没叫醒我?不是说好轮流休息吗?”

蒋明乐还没说话,岳鹏就道:“轮流?乔美人,明乐可一向怜香惜玉,哪里舍得真跟你轮流,是吧明乐?”

“少贫”蒋明乐不理会他的埋汰,对乔安心道:“我也想叫你来着,后来听歌不小心听嗨了,毫无睡意,叫醒你估计我也睡不着,我想着等我困了再叫你比较合适,谁知道一直等到了岳鹏来。”

话是这么说着,但他眼底的黑眼圈却是骗不了人,就算不是昨晚熬的,这些天来想必也没少让他忙碌,乔安心心里一暖,顺着他道:“下次我们再轮流的时候我跟岳鹏再给你听歌怎么样。”

“哎这主意不错。”岳鹏立马道。

蒋明乐也不反驳,乐呵呵的说好,只是怕他对那些歌有了抵抗力就没辙了。

岳鹏走的这条路明显人烟稀少,也不是在高速,但幸好路边还有公厕,隔好远才有一个,像是村民在路边修的,几人用湿巾擦擦脸,又刷了牙,岳鹏带了好些吃的,他们简单吃过之后接着上路。

积郁了几天的风雪终于开始下了,雪花大得吓人,乔安心望着窗外扑簌簌下落的雪花,一望无际的农田和偶尔的村落,慢慢的才有了种真实感。

她,真的从夜城出来了……

她目光沉了沉,极力忽略心里那一抹不安。

()